首页 > 摄影 > 正文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

日期:2020-11-26 21:11: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30
八年前我与他们相遇,从此再未谋面。马帮兄弟――你们现在可安好?1、2008年初冬,在被唐代大诗人李白称为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秦岭深山,突然间,来了一支支为5.12”架设输变电高压线路而运输建筑材料的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

八年前我与他们相遇,从此再未谋面。马帮兄弟――你们现在可安好?

1、2008年初冬,在被唐代大诗人李白称为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秦岭深山,突然间,来了一支支为5.12”架设输变电高压线路而运输建筑材料的驮队,他们出没于莽莽大山之中,行踪难觅。从那时起,我就一直用相机利用节假日去追踪这些驮队…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4)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5)

2、这些来自于西南大凉山地区及甘肃陇南地区的驮帮们劳作非常辛苦。每天清晨他们5时起床,早早开始收拾行装,给骡子背上架好驮东西的鞍子,再把要驮的水泥、沙石、铁塔配件挈在鞍子两头的铁架子上,一声吆喝,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冬天,寒风刺骨,骡夫的脸颊、双手被冻伤。夏天酷暑难挡,满头汗水将面颊上的水泥灰和成泥水流进眼眶。晚上,他们住在自己搭架的窝棚里或租用农户废弃的牛棚,冬不挡风,夏不遮雨。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6)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7)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8)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9)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0)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1)

3、在秦岭崇山峻岭上建筑高压输变电铁塔,由于无路行车,多么现代化机械都派不上用处,只能靠骡马源源不断地把工程材料运送到山顶高压输变电铁塔工地上。

骡夫们除早晚能吃一点热饭,午餐都是在工地啃一口干粮,喝一口泉水。三尺宽的山间小路已被骡蹄子蹬出了一条沟渠,原本夯实的泥土也变成了疏松的尘灰,要是遇上下雨天保准和稀泥。驮队要在工程期内,每天都要把重达800多吨输变电铁塔建筑材料运到高高的山顶施工塔位点。就这样挥洒着他们的汗水,将一粒粒沙子、一颗颗石子、一袋袋水泥、一段段钢材驮运到高压输变电铁塔工地上。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2)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3)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4)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5)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6)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7)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8)

4、他名叫但银华,来自大凉山脚下德昌县宽裕乡铁厂村的村民。这个47岁的汉子,是驮队的头,驮队里的成员都与他沾亲带故,由于干驮帮的时间长,经验多,处事干练、公正,在驮帮中有很高的威信。

我第一次见他,是个寒冬季节,他正赶着骡子向工地运送物资,见我用相机对着他,他本能地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就在这一瞬间,我拍下了他哪只被寒风吹裂、露出血迹的糙手和沾满水泥灰的双颊。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19)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0)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1)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2)

5、李正帮,是驮队年龄最大的一名成员,2008年冬,我为他拍照时,他已经56岁了,为人忠厚老实,不善言笑。他有2个儿子,大儿子在另外—个驮队赶骡子,已娶妻成家有了孩子,小儿子在云南一所大学读书。为了给儿子交学费,他远离家乡故土,带着自家的2头骡子加入驮队,来到秦岭深山,为高压输变电铁塔工地运送物资。

在驮队不论男女老少,一视同仁,他也和其他人一样,轮班赶骡子上高山,跨深沟,每天早起晚归,上山下山12个来回;晚上回来也得轮值为大伙做饭;寒东腊月,半夜起来喂,给骡子加料。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3)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4)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5)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6)

6、小吴是驮队里唯一的女骡夫那年她才28岁,因为家乡贫困,家中缺钱,夫妻俩就将孩子撇给老人,她和丈夫双双加入了驮队吆骡子挣钱。

她告诉我,驮帮的生活非常清苦,一年四季都在条件十分艰苦的地方干活,每天从清晨到傍晚,都是在枯燥、重复、劳累中渡过,只有春节期间才能回家看望老人和孩子。

住在深山,没有电视看,也没有其它娱乐活动,唯一就是傍晚回到驻地吃上一口热呼的饭菜,能让疲劳、饥饿的身体略感一丝松弛。晚饭过后就得入睡,半夜还要起来给加料添草,第二天清晨5时重复的劳动又开始了…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7)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8)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29)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0)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1)

7、在我拍这组驮帮纪实的时间里,令我感慨万分的不仅只是骡夫,还有不会说话、默默爬山涉水的骡子。

它们白天和人一样,早出晚归,吃的是枯黄的玉米杆、麦草、稻草,夜晚卧在没有任何遮蔽的野地里,任凭寒冬冷风刺骨,暑夏蚊虫叮咬。

因为山高路陡,每头骡子一次要驮三至四袋水泥或两筐沙石,背负5、6百斤,一天跑12个来回,每次驮完回来,骡子都会挨个在地上翻滚解乏。卸下鞍子,可以清晰的看到骡子背上长期被鞍子压下很深的痕迹,有些甚至被鞍子尖利的地方磨破了皮肉。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2)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3)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4)

8、尽管驮帮们非常辛劳,但他们却很乐观。骡夫们一路上说着诙谐的笑话,哼着家乡的小调,吆着十几头骡子,排成纵队行进在蜿蜒陡峭的山路上,清脆的驮铃声伴随着嘹亮的山歌回荡在秦岭山间…

山间铃响驮队行,送去了物资,带来了希望。正是这些农民工,用他们的艰辛劳动,为山区的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石!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5)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6)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7)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8)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39)

山地走马帮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40)

背驮五彩光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41)

一步一蹄印

秦岭群山中渐行渐远的马帮(图42)

铃声随路长

从与马帮第一次面,至今已近八年了。这期间,我与但银华通过几次电话,他说这几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西南、西北跑,还是老样子,还是成天在条件艰苦的地方,吆喝着挣钱。

一声叹息,人生不易!

谨以此文纪念5.12大八周年,以及我和马帮在一起度过的日子,祝他们平安、吉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渐行渐远

渐行渐远,中国词语,它说的主要是由于人的性格、观念、背景、立场等的不同,以至于本来很要好的两个人,形同陌路。有同名书籍《渐行渐远》。

马帮

马帮,就是按民间约定俗成的方式组织起来的一群赶马人及其骡马队的称呼。马帮是大西南地区特有的一种交通运输方式,它也是茶马古道主要的运载手段。面对险恶而随时变化的环境、生死与共特殊的生存方式形成马帮自己严格的组织和帮规、有自己帮内的习俗禁忌和行话。马帮是近代云南的主要运输工具。在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和1935年滇缅公路通车以前,云南境内并没有大的交通干线。所有货物的长短途运输全靠人背马驮。即便是在两条交通干线开通以后,云南除交通干线以外的其他地区,主要交通工具仍是马。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