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摄影 > 正文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

日期:2020-10-01 20:03: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22
10月中旬,我去九江领全国第十七届庐山杯奖时,南京马帮有十二位帮友凌晨一点多出发(有几位没睡觉)驱车近500公里,赶到九江参加颁奖大会。会后,去了庐山、景德镇,还去了皖南著名的古村落宏村。闲聊中,我了

10月中旬,我去九江领全国第十七届庐山杯奖时,南京马帮有十二位帮友凌晨一点多出发(有几位没睡觉)驱车近500公里,赶到九江参加颁奖大会。会后,去了庐山、景德镇,还去了皖南著名的古村落宏村。

闲聊中,我了解宏村附近的小村塔川红叶情况,谢老板很上心。从那天起,他天天在里给我发塔川红叶。在由宏村回南京路过塔川时,我特地停了车,10月的塔川只有些许红叶,并没有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一个月后的11月10日左右,天气开始降温,谢老板在里说叶子已经很漂亮了。如果不来,再过几天,风吹叶落就没东西看了。于是,我约了路军、巴蜀雄鹰、三耳纵听夫妇、兵、馨月、李健、九胜定于11月15日(天气预报是晴天)前往塔川。出发前一天,路军忽然想起他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须在15日办,只好后移一天至16日出发。已在塔川的春善也发来说,16日上午阳光挺好,但人特多,住宿困难且价贵。叶子落得很快,抓紧时间过来。

16日早上,我们两辆车九个人前往徽州。由于另一辆车在到我家的路上错走了机场高速公路的中间道,而无法与我们集合。我便在电话里要他们上南庄枢纽收费站等我们,几分钟就可以汇合,沿绕越高速公路至刘庄枢纽转宁马高速公路至铜陵上合铜黄高速公路至黄山汤口下,再往宏村去(我从宏村回南京时刚走过)这条路三个小时多一些即可到达,还能抢到中午的阳光。谁知,那辆车又错过了南庄枢纽,还错过了秣陵、谷里出口,只好开到机场了。我们也只能到机场收费站汇合,再往高淳去芜湖再走合铜黄高速公路。沿着石臼湖上的高速公路到达高淳后,三耳纵听让我们走阳江去宁国再往黟县。我觉得方向不对,宁国在东,塔川在西,可谓南辕北辙。他说在皖南干了几十年刑警,很熟悉这些地方,这样走没错。于是,我们驱车宁国。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到达宁国后导航显示还需要三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也就是说,我们前面走的两个多小时属于无用功。果然,导航将我们导回了旌德(离泾县只有几十公里的一个县城)当我们到达旌德已过午时,只好在路边停车用餐。

用餐的那家路边店菜的口味挺好,价格也适中,九个人才消费300元。

饭后,沿205国道开了一个多小时再上合铜黄高速公路,还是到汤口下,回头在地图上看看,我们在皖东南划了一个大圈。于下午三点多才到达塔川。这时,老天爷不帮忙,变天了。冷风嗖嗖,乌云密布,像要下雨的样子。

为了防止找不到住房的尴尬出现,春善在离开塔川之前帮我们订了四间客房。我们到达塔川后才发现,他订的住宿点离村子还有七八公里的路程,位于黟县县城附近。而村口路边上有一家农家宾馆比较方便,我们下去打听正巧有房间。于是退了春善预订的房,就住在村口对面山坡上的这家农家宾馆。宾馆三楼有一个大平台可以观塔川远景。大家丢下行李就在平台上拍摄起来。可是,没拍几分钟,天上就飘起了小雨,这一飘就下了一夜。

入夜,秋雨潇潇,寒冷入骨,塔川、宏村乃至整个徽州都在秋雨的笼罩下入眠。而秋雨就是秋叶的,其所到之处,叶落遍地,一片萧条,明晨起床不知又秃了几个枝头?

说到徽州,不免想起名句“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是明代戏剧家汤显祖留下的千古绝唱,意思是一辈子想去人间仙境,可做梦也没梦到人间仙境原来在徽州。也就是说,徽州之美是人的想象力抵达不到的地方。按我近三十年在皖南徽州转悠的体会及全国各地乡村景色之比较,徽州的确个性十足且风韵不减。

就眼前的宏村和塔川,我也来过五次以上。但路过这儿总想停留一下,重新体会其内涵。特别是这个塔川小村,自从知道后,便在心里种下了一份塔川秋结,年年到了这个季节就想来看看。其实,我在全国看红叶北到蛟河红叶谷(包括兴安岭的白桦和落叶松)南到桂林海洋村,东从南京的棲霞山到西南的稻城亚丁,可谓不胜枚举。感觉最最动人心魄的还是亚丁的秋色,那真是藏歌中所唱的神仙居住的地方,到了那儿,就会有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而眼前的塔川虽然不会让我有亚丁之感。但是,那份恋人般的牵挂还是留于心头的。

17日晨五时,我起床去阳台上看天,依然秋雨绵绵。于是我、巴蜀雄鹰各自躺在床上看手机新闻。一直到七点多,我们收拾停当了,雨也停了,便下到村里转转。

由于没有阳光,树叶不透也不亮,我连相机都没带,就用手机做个记录,过过摄影的瘾。在路东左边一个小村里,悬满枝头的有上百个红柿子吸引了我。辗转过去发现,离柿子树大约300米处有一棵近20米高的榉树,黄叶密布,特惹人怜爱。待靠近大树时,一年轻女孩立于树下拍照,此种配合颇有意思,就抓拍了一张,果然有点感觉。此时,馨月来电话催吃早饭,我和巴蜀雄鹰便赶回农家宾馆,而天没亮就冒雨出门的路还在村里忙着“干活”呢。

早餐后,我和巴蜀雄鹰、九胜去大村里转转,来了,尽管天不好,也总该转一圈才对得起几个小时的车程。

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面对这黑沉沉的天,不少人还挂着两三台相机在村里转悠。我和巴蜀雄鹰开玩笑说,这些都是来摆派的,在他们眼里我们这些不带相机的手机党,就像贫下中农一样,不屑一顾。

塔川红叶标志性的乌????叶落得最快,一夜风雨后,枝头上只剩下一颗颗白色的小种子。银杏和枫树及山榉还顽强地妆点着塔川秋色。

泰戈尔有一名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我眼前塔川的秋叶在秋雨中让我体会到了这种静美。

其实,以往我来此赏秋,拍摄秋天的塔川,在阳光下并未感受到这种静美。在秋阳的作用下,秋叶们甚是欢闹,与黛色山峦、灰白云雾以及青砖小瓦马头墙的山村将塔川打份得像新嫁娘一样。此时的塔川是它一年最美的时刻。从山脚到山顶,从村头至村尾,树上、丛林中到处都是被秋色渲染过的颜色。当旭日、炊烟袅袅或夕阳的余晖泼洒到村子里时,看着泛红的枝头映衬着层叠错落的徽派建筑时,的确让人有“无梦到徽州”愉悦之感。

回程时,泾县的朋友为我们安排了午饭,于是,拍了一会儿我们便收工驱车宣纸的故乡。

此行塔川,虽遇阴雨,但体会了潇潇秋雨中一份别样的徽州、别样的塔川,用巴蜀雄鹰的话:只当皖南二日游,品尝农家菜特色,也是值得的。

此集照片皆为本人苹果手机所摄。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1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2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3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4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5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6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7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89)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0)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1)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2)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3)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4)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5)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6)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7)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8)

别样的塔川,村里来摄影的人真不少(图99)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摄影

文摄影Photography一词是源于希腊语φωphos(光线)和γραφιgraphis(绘画、绘图)或γραφηgraphê,两字一起的意思是“以光线绘图”。是指使用某种专门设备进行影像记录的过程,一般我们使用机械照相机或者数码照相机进行摄影。有时摄影也会被称为照相,也就是通过物体所反射的光线使感光介质曝光的过程。有人说过的一句精辟的语言:摄影家的能力是把日常生活中稍纵即逝的平凡事物转化为不朽的视觉图像。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