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摄影 > 正文

波罗的海之路

日期:2019-11-13 14:35:4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97
第聂伯河底那块冲刷了万年的流石。一半做了彼切尔洞窟修道院的停尸棺。另一半成为雅罗斯拉夫大公的铜雀台。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他可曾想过今天。那些已魂归天国的修士依然安睡于石棺。与涅斯托尔的《往年

波罗的海之路(图1)

第聂伯河底那块冲刷了万年的流石。

一半做了彼切尔洞窟修道院的停尸棺。

另一半成为雅罗斯拉夫大公的铜雀台。

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波罗的海之路(图2)

他可曾想过今天。

那些已魂归天国的修士依然安睡于石棺。

与涅斯托尔的《往年纪事》经久相伴。

而他所缔造的基辅罗斯被西征的拨都所摧毁。

如今只剩下片瓦残垣。

变成了文化遗产。

波罗的海之路(图3)

拉济维乌家族统治涅斯维日城堡历时四个世纪。

它曾经是欧洲最大的庄园之一。

终因家族反俄被红军所占据。

波罗的海之路(图4)

建立了绵亘千里的防御体系。

在卫国战争期间却无法挡住德军装甲兵部队。

经历枪林弹雨的飞机坦克和战壕。

战后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波罗的海之路(图5)

直到1991年。

乌克兰白同签署独联体协议。

波罗的海之路(图6)

从此这些国家彼此独立。

边防警察在两国的交界带走了没有签证的姑娘。

她像的斯诺登一样被视为另一种英雄。

迷失了身份却得以在各国游荡。

波罗的海之路(图7)

波罗的海三国中立陶宛有最的历史。

西、乌克兰和白都曾是它的领土。

波罗的海之路(图8)

14-16世纪统治立陶宛的是米拉斯大公家族。

加尔瓦湖心岛上的特拉凯城堡是他们的国都。

刻在圆锥尖顶的瞭望塔上中古时代的童话。

成为历久的传说。

他们甚至把条顿打得走投无路。

曾是坚不可摧的城堡大门。

如今在立陶宛美少女面前轻轻敞开。

波罗的海之路(图9)

18世纪末不甘被瓜分的波兰立陶宛人。

反抗俄国守护国土。

北部十字架山是不屈人民和平抵抗的象征。

是全世界徒的朝圣之处。

石碑上刻着:感谢你们,立陶宛人。

因为这座十字架山。

向欧洲国家和全世界见证。

这块土地上人民的信仰。

波罗的海之路(图10)

如今战火熄灭。

坚强果敢的立陶宛人生活平静性格奔放。

考纳斯市政厅里人们纷纷祝福那些新婚的夫妇。

纵然夜的冷也驱不散城市节日里人们欢庆的热度。

波罗的海之路(图11)

圣经说。

当约翰舀起约旦河的圣水为施了洗。

天空豁然开朗。

有鸽子形状的圣灵显现在被启开的天空。

波罗的海之路(图12)

里加老城的Doms是新教的主教堂。

洪大的管风琴奏响庄严的圣咏。

借着洗礼脱离罪恶。

再生而为天主的儿子。

波罗的海之路(图13)

汉萨同盟的中心—里加散发出古老的气息。

重现13-15世纪贸易鼎盛时期的繁华。

是欧洲最精美的新艺术建筑风格中心。

波罗的海之路(图14)

18世纪的意大利设计师。

为伦达尔宫设计了10公顷的玫瑰花园。

这是库尔兰和瑟米利亚公国君主欢愉的夏宫。

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的宫殿散发着。

波罗的海所特有的。

琥珀的光泽。

波罗的海之路(图15)

这是怎样的民族?

历史上爱沙尼亚饱受蹂躏。

被丹麦瑞典德国人轮番瓜分。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是这个民族永远的痛。

爱沙尼亚人被苏联集体或流放到西伯利亚。

并大量移民以人。

然而爱沙尼亚人心中不灭的是独立的希望。

他们保持着乐观的天性。

在音乐节上30万人高歌。

总有一天,不管怎样,我们终将胜利。

波罗的海之路(图16)

波罗的海三国的200万人。

手拉手组成600公里的人链。

从维尔纽斯到里加到塔林。

他们开启了独立之路。

他们改变了世界格局。

独立后的人们要去掉一切苏联印记。

遗迹中弥散着人们对苏联模式的愤恨和。

挥之不去的苦痛记忆。

推倒广场中央的像。

去掉苏式建筑上的红五角星。

抹去桥头装饰的红军浮雕。

永别了,苏联。

沿着波罗的海之路行进。

爱的歌声在自由的空气中荡气回肠。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立陶宛人

立陶宛人(Lithuanians,Литовцы)东欧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的居民。自称是列图维亚人。约285.1万人(1979),其中271万余人居住在苏联立陶宛共和国境内,其余分布在俄罗斯联邦西北部地区及拉脱维亚、白俄罗斯等地。

  • 网友评论
  • 单眼皮男森
    单眼皮男森
    最起码在材质上,如果是玉跟蜜蜡比的话,在同等料子和同等雕工的前提下,本人可能更倾向于蜜蜡
    2019-12-05 07:5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