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5日,吴冠中在北京因病逝世。按照其生前意愿,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一代安静、低调地离开。然而,与其...

2010年6月25日,吴冠中在北京因病逝世。按照其生前意愿,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一代安静、低调地离开。

然而,与其简朴一生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他极为铺排的作品市场。靠着悉心经营和时代机遇,吴冠中创造了中国艺术市场的一大奇迹:至2018年,吴冠中各类作品在雅昌指标拍卖行成交2047件,以超85亿元的总成交额,在兼擅油画和中国画的大家中,超越徐悲鸿、林风眠等人位居榜首。

而在2018年度的二十世纪艺术家成交榜中,吴冠中以7.7亿元成交额位列第二,仅次于风头正劲的赵无极。作为二十世纪市场最强有力的票房保障,吴冠中与赵无极分别引领了内地和香港市场,堪称该板块的绝代双雄。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

艺术家吴冠中

艺术市场每一轮行情都是天时、地利与人和共同结果,吴冠中的市场同样如此。在过去近三十年里,吴冠中的每一个市场节点都与某些事件密切相关,其中有重要展览的举办、《吴冠中全集》问世、离世以及重要作品释出等等不一而足。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2)

刚于湖南省博物馆结束的“风筝不断线—走进吴冠中的绘画世界”

而2019年恰逢吴冠中诞辰百年,从湖南到新加坡,再到接下来的浙江省美术馆、清华美院美术馆、中国美术馆以及香港艺术馆等,几乎所有与他曾有密切交集的地方都将纪念展览和活动提上日程,回望这位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史上“最后的”而这不禁引人遐想。

兼容“油”“墨”的写意之道

在二十世纪波澜壮阔的中国艺术进程中,吴冠中独树一帜。虽然围绕在他身边的不只有赞誉,也有诋毁和非议,但不可否认,他在“油画本土化”和“中国画现代化”方面的卓著成就,对长久以来困扰中国艺术的有关“中西融合”的议题,指出了一条出路。

吴冠中求学时代,便中西兼修。1935年,结识朱德群令他决心弃工学艺,考入杭州艺专“从头学起”不同于其他学校国画与西画分立,杭州艺专在林风眠的影响下将两个画种容于绘画一系之中,使吴冠中得以油画和中国画兼攻。在那里,他受教于林风眠、吴大羽等西派教师,并爱上了当时国人完全陌生的塞尚、梵高、高更、马蒂斯、等西方现代艺术家。1946年底,他考取战后的首批公派留学生,次年入读“巴黎国立美术学院”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3)

1947年,吴冠中留法时在凡尔赛宫

1950年,吴冠中回国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然而,由于他的创作观与当时为政治服务的“写实主义”相悖,因而备受排挤,辗转任教于多个院校。至1950年代末,他索性放弃了“用艺术震撼社会”的初衷,不再描绘现实人物,彻底投入到“被瞧不起的、不能为政治服务”的风景画。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4)

吴冠中在画室

除了融通中西,吴冠中还是现代中国突破美术僵化模式,敢说敢做的言论先锋。

现代艺术的核心“形式美”是中国艺术几十年的禁区。1979年5月,美术刊出吴冠中的绘画的形式美一文,因最早公开谈论形式问题,引起美术界强烈反响。1981年3月,他在美术发表内容决定形式?,更是直接否定“现实主义”美术的创作公式,强调形式美的独立性。文章直接否定了高悬于画家头上的“主题先行”理论,迅速引发关于形式问题的激烈辩论。

吴冠中为争取艺术自由所力倡的“艺术标准第一、政治标准第二”成为葬送“文革”极左美术的里程碑,他从形式角度公然推崇现代主义艺术,对1980年代中期的“新潮美术”起到了引导作用。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5)

1997年,吴冠中在中央美院讲授《石涛画语录》他曾出版《我读石涛画语录》认为“石涛是中国现代美术的起点”

1990年代,吴冠中又针对中国画的“笔墨论”直抒己见。1992年3月,他在香港《明报》发表《笔墨等于零》深入中国画传统内部、对其核心体系重新审视,掀起了90年代中国美术界一轮著名的持久论争。

吴冠中以他在风口浪尖的数次直言,成为中国美术界的风云人物,而其艺术成就也在1990年代发酵,赢得荣誉无数。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6)

驻华大使马腾代表授予“文化艺术最高勋位”1991年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7)

吴冠中在大英博物馆与馆长等交谈(1992年)

1991年7月,为吴冠中颁发“文化艺术最高勋位”1992年3月,伦敦大英博物馆首次为中国在世画家办展,推出“吴冠中:一个20世纪的中国画家”1999年11月,中国破例为在世画家举办个展,推出“1999吴冠中艺术展”2002年3月,他当选为“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的第一位中国籍“通讯院士”2003年12月,中国为吴冠中颁发“终身成就奖”

吴冠中在中国绘画从艺术圣殿走向大众广场的当口,成为最后的。吴冠中在中国绘画现代化的潮流里,引领了一个时代的文化和审美心态,这是他后来成就海内外市场神话的充分理由。

吴冠中市场成长史

1970年代,国内尚无艺术市场的概念,吴冠中虽在国内审美趣味中别具一格,但作品在市场也仅几十元一幅,甚至曾被夹在画框里“随框赠送”而最先发掘他的是海外购藏者。

从1984年开始,吴冠中作品相继在、美国、香港等地展出,奠定了广泛的国际市场基础。尤其香港市场给予了极大助力,例如吴冠中1987和1989年在香港包兆龙画廊和香港万玉堂举办的两次展览,不仅在媒体中获得充分报道和高度评价,而且开幕后作品即全部售罄。一级市场一画难求,吴冠中的作品也于1980年代末期开始在香港二级市场中流通。此时,拍卖市场主题大多是吴冠中以低价卖出、或赠送亲友、或回馈给资助他办展和出版的机构的作品。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8)

2002年3月23日吴冠中在香港维多利亚港写生示范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9)

吴冠中1988年首次去新加坡举行个展期间到飞禽公园参观时,被一群关在笼里的鹦鹉所吸引而当场写生创作了《鹦鹉天堂》这幅画后来被新加坡私人美术馆“好藏之”以3025万元买下,收藏至今。

1990年代初,吴冠中油画市场从香港扩展至台湾、新加坡、北京、纽约等地,此间吴冠中与几位重要人物的结识,为其后续市场发展埋下伏笔。1988年,他应邀到新加坡博物馆举办个展,与“好藏之美术馆”主人郭瑞腾结识。郭瑞腾后来大量购入他的作品,使其市场扩散至整个东南亚及港台。1990年代,新加坡蔡斯民的“斯民艺苑”香港方毓仁的“一画廊”在两地数次举办吴冠中作品展,大力推广市场。1993年,郭庆祥的大连万达“玥宝斋”开始大量收藏吴冠中水墨画,成为内地拥有其作品最丰的机构。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0)

进入新世纪,随着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成熟,吴冠中的作品市场也开始从香港回归内地,此时水墨画是他敲开内地市场的利器,于2002-2005年间价格飞涨。2005年,吴冠中于上海美术馆举办个人回顾展,同时《吴冠中全集》也着手编撰,成为吴冠中市场的第一个契机。该年,吴冠上拍240余件作品,总成交额高达4.43亿元,在世画家中,他的作品单价升幅最大。其中,《鹦鹉天堂》在北京保利以3025万元成交,创当时中国所有画家最高。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1)

吴冠中《鹦鹉天堂》镜心 设色纸本 1988年作

2005年北京保利以3025万元成交,被“好藏之美术馆”主人郭瑞腾购得

2007-2009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经过第一轮调整,吴冠中市场也在其间积蓄力量。而2010年6月吴冠中的离世,成为引爆这股力量的导火索,当年最高价和成交额均创新高。而其后2011年市场的井喷,更是成就了吴冠中市场迄今为止的顶点。

2011年,包括保利、翰海、苏富比、佳士得均以专场或专题大力推荐吴冠中作品,而当时恰逢中国艺术品市场资本进场最热闹的时刻,几分崇敬加上几分盲目乐观,令吴冠中市场再度暴涨。不仅油画《长江图》和水墨《狮子林》均破亿成交,全年更取得了18.4亿元的总成交,当时的风头丝毫不弱于今天横扫亚洲市场的赵无极。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2)

吴冠中《长江图》油画 纸本 22.5×509cm

约1973-1974年作 2011年以1.495亿元成交 是吴冠中作品首度破亿之作

但根基并未完全稳固时的暴涨也透支了后续市场的活力,2012年后中国艺术品市场整体遭遇调整,吴冠中行情也急剧回落至2010年以前的水平,直到2015年才逐渐恢复元气。

在这段调整期里,吴冠中作品将2011年急速攀升的价格体系逐渐稳固住,同时随着藏界和学界对吴冠中研究日深,以及作品存量的关系,油画超越水墨成为吴冠中作品体系中更具代表性,价格也更高的画种,2018年保利秋拍中两幅《双燕》的价格差异,便是这一市场共识的最好写照。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3)

吴冠中《周庄》油彩 画布 148×297cm 1997年作

2016年以2.36亿港元成交,为吴冠中拍卖最高价

2016年,吴冠中1997年作品《周庄》在香港保利以2.36亿港元成交,创下当时的中国油画拍卖之最,再度带动了吴冠中市场的活力,全年成交再过10亿,是2011年之后的又一高点。

细看吴冠中各时期油画

吴冠中一生创作极丰,作品的市场流通量庞大。与水墨画市场相比,油画市场后发先至,并更具潜力。至2018年底,吴冠中油画共成交435件、占总成交件数的18.2%,而成交额高达37.35亿元、占总成交额的42.4%。其油画均价为873万元,是全部作品均价的2倍有余,在吴冠中成交前10的作品中,8件为油画。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4)

PS:中位价格取成交作品中位数,相比均价不易受高价影响,能相对公平地体现出普通作品的成交价格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5)

吴冠中不同时期油画作品成交数据对比

吴冠中油画几乎全绘风景,但不同时期的作品,市场受认可度有明显差异。其风格划分可以借用批评家贾方舟的概括为“水彩—油彩—墨彩” 三个阶段,其中风景油画起始于1950年代、成熟于1960-1970年代、升华于1980-1990年代。据此,可将他在拍卖市场流通的油画分为1960年代及以前、1970年代、1980年代及以后3大类,细致分析。

1.早期油画:有待挖掘

吴冠中涉猎风景画很早,他在“杭州艺专”学习期间,常到西湖边练习写生,在巴黎留学时更是到处画风景。1950年回国后迫于环境压力,吴专事风景画,1950年代多作水彩、兼及油画。1950年代初期,他以严谨的写实手法画遍北京大街小巷。1950年代中期,其写生范围扩展至五台山、绍兴、井冈山、瑞金、洪桐、海南岛等地。至1962年,其在《美术》杂志发表了写生《扎什伦布寺》使他以风景画家身份跻身于名家行列。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6)

吴冠中早年油画历经浩劫,多已损毁,当前市场流通不多。至今仅有40余件作品流通于市场,其价格水平也相对吴冠中成熟期作品较低,最高价是2018年在香港苏富比以2292万港元成交的1964年作品《山村晴雪 I》而拍卖中年代最早的吴冠中作品为1947年《巴黎风景》其在2018年匡时春拍中以86.25万元成交。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7)

吴冠中《巴黎风景》木板油画 26.5×38.5cm 1947年作

2018年于北京匡时春拍以86.25万成交

不同于赵无极、朱德群的年少成名,吴冠中更像是一位大器晚成的渐悟者。其早期作品稀缺,并由于缺乏梳理和收藏,市场挖掘不够,因而一直处于较低价位,未来如有代表性作品出现,或能有所突破。

2.成熟期写实作品:高位运行

“文革”开始后,吴冠中先被禁止绘画、撰文和教学,接下来的3年是接受批判。1970年,他随学院师生下放到河北获鹿接受“再教育”2年后,他被准许在节假日作画。他买来放在田间写语录的小黑板替代画布,借来老乡的柳条粪筐当画架和画箱,到麦田村舍里寻找素材,作品充满了真挚情感和浓郁的乡土情调。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8)

1970年下放劳动,左三为吴冠中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19)

1978年9月吴冠中带领陶瓷系1977级学生在长城附近进行写生

1973年,吴冠中被调回北京,为给北京饭店创作巨幅壁画《长江图》赴长江沿岸写生。至1978年,他先后到过苏、皖、川、鲁、浙、桂、闽、赣、湘等地,作大量油画。期间,他完成了《迎客松》《长江三峡》《一九七四年长江》等多件巨幅油画。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20)

吴冠中《木槿》布面油画 120×80cm 1975年作

2015年以6900万元成交,买家为何超盈

目前,在吴冠中各时期作品中,70年代油画在成交量、成交率、成交额、均价等各项数据均为最高,其最大集散地在香港,而高价则几乎全部产生于北京。

吴冠中1970年代的油画最受认可,主要在于该时期作品写实性强,比较符合国民的欣赏口味,但从吴冠中的艺术生涯来看,它们却并非其最高成就。作为最先进入收藏和学术体系的系列作品,吴冠中70年代的油画在2011年的市场井喷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其中代表作如《长江图》《木槿》等均在2011年取得了远超预期的成交,这是由当时的市场环境和时机所决定的。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21)

吴冠中1970年代油画多次成交图对比图

但在2011年之后,这些名作由于累积了太多上行压力,较少释出,即使再度拍卖后续涨幅也并不大。反而是此前处于价格中端的作品在近期迅猛上升。

3.后期写意性作品:行情缔造者

1973年,吴冠中返回北京前海“会贤堂”的陋室。第二年,他因为家里空间狭小,无法创作和存放大幅油画,开始同时用宣纸作大幅水墨画。至1980年代,他的水墨画日渐成熟,其中的写意因素渗透到油画当中。尔后再次走出国门,吴的油画创作不再局限于对景物的深入刻画和具体描绘,而是依据速写在画室经营,极具表现性。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22)

1989年吴冠中于巴黎蒙马特写生

1990年代,吴冠中从异域景观和民俗中开阔了视野,随着油画现代性转型的完成,他的题材也开始从乡村转向城市,并用大笔表现城市的山水诗意,抽象因素增强,更意象化。1990年代末开始,吴冠中作品呈现大量的家乡和童年回忆,淡化传统静物、人物及风景画概念,进入了殷双喜称为“心象风景”的境界。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23)

吴冠中返故乡宜兴(1991年)

1990年代作为吴冠中艺术的升华期,具备极其鲜明的特色,其独特的面貌是吴冠中得以矗立在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上的重要砝码,因而较1970年作品更具艺术史价值。

2019百年诞辰,会制造新“吴冠中现象”吗?(图24)

吴冠中《双燕》布面油画 69×140cm 1994年作

2018年在北京保利以1.127亿元成交

1990年代后吴冠中已名声大噪,所以这一时期作品,尤其是大尺幅名作自完成后即进入重要私人收藏,因而不像1970年代作品有较多的市场流传。其中质量上乘的作品直至近几年才逐渐浮出水面,连续几个高价引领了吴冠中油画价格的整体上涨,带动了新一轮的上行周期,而未来吴冠中行情很可能也在其中。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吴冠中

吴冠中(1919—2010),现代中国画家。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1942年毕业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1946年考取教育部公费留学,1947年到巴黎国立高级美术学校,随苏沸尔学校学习西洋美术史。吴冠中1950年秋返国。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建筑系、北京艺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曾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全国政协委员等职。2010年6月25日23时57分,吴冠中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1岁。

网友评论

头像
云之箭
怎样欣赏吴冠中的画?
2019-01-21 01:26 29
头像
玩转中国君
他的人物画,造型生动,形象饱满,情感丰富,很能引起人的共鸣
2019-01-20 16:58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