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我还有一点点良心在。这正是我们清理人的一个最好机会呀。猪手林二说。可他是在帮我们做事情呢,你看,那边的路是他...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第五二集(图1)

第五十二章 我还有一点点良心在。

这正是我们清理人的一个最好机会呀。猪手林二说。

可他是在帮我们做事情呢,你看,那边的路是他清理出来的,他埋头一心一意干着活,你再看看四周,有没有一个人在干活,没有。猪手片子说。

就算是在干活,那他也是人。

你再看看,他手上缠着布条,手肯定流血了,可他不怕疼,不怕累,拼命干活,他在清理街道,他在救人,这样的人,不只不能杀,我们还要表彰他,人要向他学习。

猪手林二眼睛一瞪,开始骂人了:你的心里向着谁呢,难道向着人?叫你去就去,你爹的话都敢不听了!

猪手片子一看那边有个人,是富士好男,于是叫道:好男,过来,过来。

富士好男散魂落魄一般。

有你姐姐珍熙的吗?猪手片子。

富士好男说:我去找过,房子已经,暂时还没有她的。

你姐夫勇子君呢?

他刚好在我家,没事。也回东京了,正在找我姐呢。

猪手片子担心地问:有乐康君、宝拯君他们的吗?

没有,房子也已,他们开着店的,里面不能少人,估计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那有没有喜子的?

她还好,我看到她了。中华药铺了,喜子拼命扒着的房子,手上全是血,边扒边哭,边哭边扒------富士好男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眼中已涌满泪水。

猪手片子感叹着说:苦命的喜子呀。

猪手林二指了指那个穿长衫的中国人说:你看,那边有个中国人,他个儿也小,能对付得了他,你们俩去砍了他。

富士好男说:中国杀,不是说只杀人吗?

猪手林二说:不要叫他们中国人。

富士好男说:他们就是中国人么。

猪手林二眼睛一瞪,恶狠狠地说:他们是人,不叫中国人。

猪手片子说:你是不是对他们有好感了?

富士好男问:有好感,又怎么了?

猪手林二又瞪了瞪眼睛:你怎么能对人有好感,这思想很危险。你姐把房子租给人开药铺,你又去听人的汉文课。

富士好男说:片子不是也去学了吗,再说,他们开药铺开得好好的,郎中先生,有名的杭州一刀,东京人谁不知道他,救了多少东京人的命呀,他们安安分分做生意,也是日中民间往来么。

猪手林二说:什么民间往来,你怎么都捡好听的说?不管怎么安分做生意,也是攒我们人的钱,你以为人的钱有这么好攒吗,啊?他不来东京,照常会有别的人开药铺,难道没了他,我们生病就等死吗?

富士好男看了眼猪手林二,眼中满是不服气。

猪手林二说:看什么看,不服是吗?

富士好男虽然害怕猪手林二,但还是鼓起勇气说:没有郎中先生,也许你就不在这里跟我说话了,我不问别人,你自己说,你的命,是不是郎中先生救的,那么多医生,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他们救不了你?你还在这里说郎中先生,没这资格!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第五二集(图2)

这下说到了猪手林二的致命点,他吧叽着嘴说:我、我、我的病已被他治好了。

治好了就忘了救你命的恩人了?你能保证这辈子不再复发吗?这是什么人呀。

好男君,你这是在篾视我。

富士好男脸也憋得通红了:我不只篾视你,我替郎中先生痛心,怎么会救了你这样一条吃东廓先生的毒蛇。

猪手林二不解地问猪手片子:什么是东廓先生?

猪手片子遮遮掩掩地说:没什么,没什么,你不用问了。

富士好男一听猪手林二不知道谁是东廓先生,就解释道:东廓先生见一条蛇要冻死,就救了蛇。蛇醒来后却要吃东廓先生。

猪手林二停止了脚步,转过身问富士好男:你说我是这样的一条蛇?

富士好男一点也不让步:你比这蛇还毒。蛇没脑子,不会感恩,不会逻辑思维;你有脑子,却不懂感恩。

猪手片子连忙解劝道:好了好了,你们俩都偏题了,言归正传,言归正传。多说无益,伤和气,伤和气。

猪手林二压低声音,你是青年自警团的成员吗?

富士好男说:是的。

那我再说一遍,我们前面那个人,他不是郎中先生,也不是乐康君、宝拯君。去,你和片子一起去,二个人对付一个,杀了那个人。猪手林二说。

这时,俞礼传突然听到一个呼叫声:救我,救我。

俞礼伟看了看四周,那边有三个人,可距离有些远,声音不是那边传过来的。

救—我。俞礼传又听到了呼救声,虽然隐隐约约,但肯定有人在呼救。

俞礼传注意到这下来的房子,下面有一块门板,莫非门板下有人?俞礼传马上对那三个人喊道:救命,救命,这里还有人,救命哪。

猪手片子说:他在喊救命,那边还有人。

猪手林二说:哪里没有人,不管哪幢房子下都有人,救得了这么多吗?

救一个是一个。富士好男说着,跑了过去。

猪手林二和猪手片子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哪里有人,你想忽悠我们?猪手林二问。

表面上一些轻小的堆压物已被俞礼传清理出去,他指了指下面的门板说:刚才好象听到有人在喊救命,可能在门板下面。

好象,可能,这是什么话,你们人都是凭感觉做事吗?猪手林二问。

富士好男大声喊道:有人吗,下面有人吗,请回话。

什么回音也没有。

猪手林二说:有个鬼。

俞礼传说:这根栋梁压着门板,我一个人无法搬开,才请你们过来帮忙。

富士好男说:不管有没有,我们搬开看看就知道。

猪手林二和猪手片子站在一旁,不肯动手。

富士好男说:没关系,我们二个人就行。

富士好男在栋梁一头抬了抬,栋梁动了动。

俞礼伟将手搭在栋梁上,一使劲,手就钻心地痛,随即有一股粘粘的液体包围住了他的手指,他知道伤口又流血了。

富士好男见另一头没动静,往那边看过去,只见俞礼伟拼命使劲想挪动栋梁,可栋梁还是一动不动。富士好男清晰地看到,栋梁上已有俞礼伟的血手印。

富士好男二行泪水突然喷落下来,对猪手片子骂道:你还是人吗,看人,手上满是伤口,看看缠着的布条,全是血,看看那栋梁上的血手印,他一个中国人,还在帮我们救人,你作为一个人,你的脸面在哪里,人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猪手片子这才情不自愿地走过来帮忙。

三个人终于把大栋梁移了出去。

俞礼伟和富士好男又将下面的一些小木头移开。

猪手林二和猪手片子都看到,俞礼伟每移开一块木头,那木头上面就会留下清晰的血手印。

来,我们搬开门板。俞礼伟说。

富士好男和俞礼伟一起搬开门板。

下面果然有人,是个女的。

猪手林二连忙抱起她:我送她去抢救。

俞礼伟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那么纯真,那么憨厚,那么中国式。

还没等俞礼伟笑完,富士好男见猪手片子的竹枪朝俞礼伟刺了过来,富士好男一个转身,假装不小心要跌倒,推了一把猪手片子。

但已经迟了,猪手片子的竹枪虽然没有刺个正中,却已在俞礼伟脖子上深深划了一刀。

俞礼伟一见有人要刺杀他,大惊,顾不得伤痛,拼命往前跑。

猪手片子追了一下,知道追不上他,举起手中的竹松,瞄准俞礼伟的背影,嗖一下扔了过去。

竹枪没有扔中俞祀伟,在高空中掉落下来。

你怎么不帮忙,让他跑了。猪手片子问富士好男。

富士好男说:我还有一点点良心,没被狗全吃光。

相关新闻: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第七二集

第072章 人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千秋功名,一世葬你;玲珑神社,可笑却无君王命。父亲,如果你能活到今日,你会看到,你的愿望实现了,经过日清战争,大清惨败,割让台湾,我们已经占领台湾,很多人移居台湾。政府表示允许资本家去台湾开垦土地。看着千叶秀生的灵位,千叶芽衣点上三柱清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