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五绝,开篇明义,曹雪芹以诗人的豪迈境界,遂启动了浩瀚文墨《红楼梦》的笔耕之旅。撰写巨著的帷幕,由此拉开!这伏案便是漫长...

首五绝,开篇明义,曹雪芹以诗人的豪迈境界,遂启动了浩瀚文墨《红楼梦》的笔耕之旅。

撰写巨著的帷幕,由此拉开!这伏案便是漫长十载光阴!个中披星戴月,夙夜匪懈的辛与酸,忧与乐 于个文丰体弱的书生来说又有谁知解?谁慰怜?恐怕只有他自己的内心才得以通晓。

细析这五绝诗语,曹笔除了概括篇章,还隐隐预诉了创造文字的劳顿与艰辛!

也难怪,部红楼,气场如此之宏大,人物如此之繁多,所有角色都要刻画其特点,配匹其个性,强调其错综复杂的社会背景,还有各种活动层面以及心理描写,这需要多少情感纠葛才能将浩浩荡荡的几百号人物逐个笔雕而成,其难度可见斑。

从锦衣纨绔流落到卖字卖画为生,曹雪芹与历史上众多文人墨客的境遇极为相似,亦曾富贵风流,亦曾颠沛流离,但所历经的命运劫波却依然撼不动其挥毫书墨的气脉。

自古文人皆知,心境安宁是书文的第要素,静思方能达到笔丰文润,曹雪芹是如何在残酷现实面前做到 豁达隐忍,埋头苦写的?是何种执着的信念在撑起他强大的内心?作为读者,心中难免有所惑解!

直面其生于繁华,终于落魄” 的浮沉动荡人生,或许,该是其特具的禅悦诗心”才足以成为抚平他所有悲伤的重要力量。因此,胸襟也就变得如此波澜不惊!为创作平添了诸多底气。

从开创到收稿,数千日夜,斟酌来回,增删五次,殚思极虑,真可谓句句辛劳,字字皆血” 这文豪如此坚韧不拔的精神实乃令人钦佩敬仰至极!

《红楼梦》何尝不是部值得钻研的汗血作品?

但凡看过《红楼梦》之人不难发现,书间人物无论悲喜,角色无论雅俗,曹雪芹塑造的男女都有共同点,基本都融入了大笔超凡脱俗的思想性与艺术性,除点睛之豪墨用功地挥泼着才情外,亦启用了佛道之诚心儒雅地书写着寓意。

从虚幻到拥有,庞大的四大家族在曹公跳跃的珠玑文字里便催生了金陵十二钗,催生出有名有姓者三百多人,提及人数总达九百之多,所有被塑造者都个性鲜明,栩栩如生!

更精妙的是,些代表性的人物,如宝黛,如钗凤,似乎已经融入世人的现实当中,在他的文字感召下,依稀觉得历史上仿若真有其人,让人透彻忘却每位原本都是被曹雪芹用心脉诗化的幻影!

梦著里有很多绝妙的格律诗词,共93首,或写景,或写谜语,或写人写物,首首博关经典,句句撼动人心,特别表现为人物方面,感似是曹雪芹刻意用精笔翰墨点化的特定评价,文字颇具亦道亦佛境界,寓意深远,时而又有些许令人参悟不透!

这些诗语,是梦著里的精髓,也是巨作里的灵魂,读懂它们,便读懂了曹雪芹,读懂它们,便读懂了《红楼梦》……

下面,请赏阅曹雪芹用毫墨铸就的部分梦笔诗语,悦读其熠熠生辉的笔墨才情!

黛玉《咏白海棠》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宝钗《咏白海棠》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宝玉《咏白海棠》

秋容浅淡映重门,七节攒成雪满盆。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

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痕。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

宝黛: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元春: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梦遥。

晴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袭人: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妙玉: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王熙凤: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香菱:

根并荷花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湘云()

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盆。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

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却喜诗人吟不倦,岂令寂寞度朝昏。

湘云(二)

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

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

迎春: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质,载赴黄粱。

巧姐: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李纨: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可卿: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

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为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西江月·无故寻愁觅恨

无故寻愁觅恨,

有时似傻如狂。

纵然生得好皮囊,

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

愚顽怕读文章。

行为偏僻性乖张,

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

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韶光,

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

古今不肖无双。

寄言纨绔与膏粱:

莫效此儿形状!

读罢这名著精笔秒词,万千感概,曹雪芹亲沥血汗的卷千古红楼,以四大家族的衰亡而谢幕!从开卷到结尾,每首诗词诗语都暗藏着命运的玄机!恍若梦境!亦有着道不尽的远古悲凉……

梦醒了,文星也早已陨落,但他的精神与灵魂携其那怀金悼玉的《红楼梦》依然名垂在世界最耀眼的文学青史上!

图片于网络,感谢各位艺术家奉献,图片如侵权,请告知,以诚撤换!点击阅读同获精文章【诗词】词伴朝暮,诗意春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