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360藏书阁 > 小说库 > 恐怖 > 秦皇遗墓:长生冢

更新时间:2019-02-12 18:24:35

秦皇遗墓:长生冢 已完结

秦皇遗墓:长生冢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恐怖 主角:炮仗陈子望

主角叫炮仗陈子望的小说叫做《秦皇遗墓:长生冢》,本小说的作者是二里桃花创作的恐怖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周朝时期,我国北方有一个少数民族的政权,名鬼方。相传鬼方人擅长巫蛊天相之术,曾窥得长生之妙,也因此遭中原诸侯国窥觊,而被灭族。长生之谜,也跟着消失。不过,鬼方国在正史中并无记载,只在山海经、周易等书...展开

本书标签: 空间小说 冤家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秦皇遗墓:长生冢 第六章 玄猫王 免费试读

猜到事情的经过,我本就想离开,但一扭头就看见板寸头的人正提着手枪跟在后面,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管他们想做什么,既然已经将我带到了这里,就肯定不会轻易的让我离开,这是肯定的。

现在我的依靠,好似只有炮仗,可这小子此刻的表现,又让我觉得他不值得信任,心里乱的厉害,只能先跟着他们继续前行。

“对了,你看见廖瞎子没?”

“他也来了?”

“不知道,他说来,到现在都没见着人,也不知道搞什么。”炮仗嘟囔了一句。

我瞪了他一眼,不用想,廖瞎子肯定也是他们这局“仙人跳”里的一个重要环节,我现在对他们实在没什么好感。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出了山谷,前方是一处斜坡,与山谷外光秃秃的景象不同,这里杂草丛生,到处绿玉丛丛,其中还夹杂着各色花朵,粉色、黄色、红色均有,异常娇艳。

“好东西啊。”炮仗将防毒面具扯下来,摘了一朵花,从花蕾下抠出了一些乳白色的花籽丢到嘴里嚼了嚼,一脸陶醉。

我原本还有些担心,见他无恙,又瞅了瞅板寸头他们,见他们也都把防毒面具摘掉,便放下心来,也顺手扯掉,有些好气地看着炮仗:“这是什么花?”

“洋烟,也就是。”炮仗解释道。

“操!”我瞪大了眼睛,“这东西能随便吃吗?”

“别一惊一乍的。”炮仗瞥了瞥嘴,拍了拍我的肩膀,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你啊,都让老舅教成乖宝宝了,这东西又不是提纯后的,没电视里说的那么恐怖,这种没成熟的白籽是能吃的,很油气,你试试?”

我大摇其头,对这玩意儿只想尽而远之,它的大名以前倒是没少听说,一直都没见过实物,没想到这种东西开出的花这么好看。

踏着花,穿过山谷前方的斜坡,便见两个人迎面行来,板寸头快步跑上前去,与其中一人说了几句什么,那两人便加快了脚步。

来人是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五十岁左右,花白的垂肩长发扎了一个马尾辫,金丝眼镜后面藏着一对小眼睛,唇上留着一绺小胡子,看起来很斯文,但总给人一种滑不溜秋的感觉。

他来到近前,便伸出右手,一脸笑意地与我握手:“他们路上没有怠慢我的贵客吧。”说着热情地过来搭我的肩膀,好似与我是相识许久的老友。

我对他没什么好感,伸手将他搭在肩头的手推了下去:“怎么称呼?”

“鄙人姓陈,名子望。”他笑呵呵地说着,好似没有感觉到我的冷淡一般。

“我说陈先生,你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把我诓到这里,到底是什么事?能不能说清楚?”面对这种老油条似的人物,我也不想兜圈子,我知道和这种人磨嘴皮子,玩文字游戏,几个我也不是对手,干脆就直来直去地将事情挑明了。

“这从何说起?”他露出一丝茫然,随后转头望向板寸头,眼见板寸头的脸色有异,便沉下了脸,“怎么回事?”

板寸头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行至陈子望的身旁,轻叹了一声,这才开了口。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并未刻意压低,还是清晰地传入了我的耳中,他说的倒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将我们之前经历的事说了一遍。

陈子望听罢,收起了笑容,眉头紧皱,思索了片刻,缓缓摇头:“走吧,到里面再说。”说完,便当先行去,那个女人至始至终没有言语,紧跟在他走了。

“咱也走吧。”炮仗用肩膀轻轻撞了我一下。

我没好气地又瞪了他一眼,感觉心里更加的烦躁起来,被板寸头这么一打岔,陈子望显然没了和我深谈的心思,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此刻并不是没了想逃走的心思,但看了看板寸头手里紧攥着的枪,便摇了摇头。

虽然这小子对我还算客气,而且看模样是在提防两个村民,但我明白自己此刻和两位村民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转身逃跑,这小子肯定毫不犹豫地会给我一下子。

前方已不是穷山恶水,山坡上绿玉丛丛,还有不少树木,景色很是不错,看着和森林公园有的一比,但道路依旧难行。

越往里走,周围的树林越是茂密,脚下到处都是杂草,还有积水,没走多久,我便感觉自己的鞋子里灌满了水,一迈步就“汩呲”发响,很是难受。

炮仗挨着我走着,比我还惨。

他的体重本来就比常人重得多,再加上一个大包裹,更是雪上加霜,不住的流汗,板寸头的人想要帮他,这小子似乎不放心,直接拒绝了,反倒是不时看上我一眼,露出了求助的神色,我心里对他还有气,也懒得理他,只装作没有看见,累死这**也活该,这都是他自找的。

约莫走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在冰凉的积水中行走,我感觉自己的腿都快没有知觉了,陈子望才提议休息。

炮仗一**坐在地上,潮湿的地面直接被他压得下陷了一块,积水灌入,整个**都泡在水里,他也毫不在意,只是拉长舌头喘着气,口中不住地哎吆叫唤,不时骂上一句娘,好似能减轻疲乏一般。

炮仗喘着粗气将手搭在了我的肩头,我也累得够呛,一把将他的胖手拍开,没有说话。

见我没有理他,炮仗又将手搭了上来,我转过头,只见这小子正腆着一张笑脸,对我挤眼睛,瞅着他这贱样我忍不住就瞪起了眼睛:“说吧,是拿了人家钱,还是被人拿住了短处?”

“怎么可能被人拿住短处?哥的身上就没有短的地方,老长了,嘿嘿…”

“滚蛋。”我没闲心和他耍贫嘴,直接说道,“那我倒要听听我被卖了多少钱了。”

炮仗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其实吧,这件事吧,也不能怨我。那天呐,他们来找我,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别扯淡,说重点。”

在我的追问下,炮仗用一副不着调的语气终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听他这么一讲,我才知道,他去挖绝户坟的事并不是编出来的,而且那次也不是他第一次做这盗墓的勾当,早在几年前,他就因为赌债走上了这条路。

他和廖瞎子也是从那个时候走到一起的,廖瞎子懂得阴阳,会一些寻墓定穴的手段,而他和我一样也是自幼听着爷爷的故事长大的,但与我不同的是,他没有一个严厉的老爸关着,因此他对这行当因兴趣而产生了向往,对爷爷讲的东西分外留意,这里面的一些忌讳和规矩也十分的了解,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

廖瞎子人面广,挖出来的土货不怕没销路,而炮仗有胆子,有力气,两人搭伙倒也倒腾出一些好东西来,虽然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但在行内也认识了一些人,尤其是廖瞎子,更是算作小有名气,而这次陈子望也是通过廖瞎子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才找上他,一切都是廖瞎子在谋划,他跟着演戏。

听他说完,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以前真没看出来,这小子居然还有影帝的潜质。

炮仗见我脸色不好看,抹了一把汗,陪着笑道:“你是我兄弟,我肯定不能坑你,这次姓陈的一出手就是这个数。”

说着,对着我将右手前后翻了三次,最后还伸出食指比划了一下,看我有些没弄明白,又压低了声音补充道,“一百六十万,一次性到账,我想好了,我只拿后面的数,给你一个整数,我都单独给你存起来了,卡就在老爷子的床底下压着,密码是你生日。”

我的眉头不由得紧蹙起来,看来这陈子望不简单,一百六十万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数,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痛快。

炮仗见我不说话,又道:“你放心,这次下斗不用你动手,他们主要是想用老爷子留下的那只猫探路,你只管把猫丢出去,再叫回来就好了,其他时间你就喝喝小酒,抽抽小烟,没事还能泡个小妞…”说着还挤眉弄眼地朝着前方跟在陈子望身旁那女人的**上刮了一眼。

“等等,猫?探路?什么意思?”

炮仗一拍脑门:“忘了和你说这事了,老爷子以前被人叫九爷这事你是知道的,其实他还有一个外号,叫玄猫王,听说有一个手段叫什么玄猫撵鸡,探墓破机关那是这份儿的。”他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这么说,他们的目的是猫?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把猫偷走算了?”

“你以为他们没想过啊,你还记得上门找你买猫的那两个人吧,起先他们也是打算直接把猫弄走,没想到那猫认主,就认定你了,别人使唤不了。再说了,这对我们其实也是好事,你想啊,一百万丢在被窝上也是一大堆,以后你没事就数钱玩,搂着睡,那也是乐子不是?你上班啥时候才能挣够?”

“一大堆?”

“对啊。”

“好多钱?”我露出了笑容。

“对啊!”炮仗一拍大腿,也跟着笑了起来。

“**傻X吧。”看着这小子没心没肺地笑着,我强压的怒火忍不住又蹿了上来,同时心中一阵发寒,真不知道他的胆子太大,还是没有脑子,那陈子望能拿出这么多钱来,这次干的事怎么可能小,这钱是那么好拿的吗?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