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360藏书阁 > 小说库 > 恐怖 > 棺奴

更新时间:2019-02-12 18:24:35

棺奴 已完结

棺奴

来源:有书阁 作者:往惜 分类:恐怖 主角:秦昼俏寡妇

主人公叫秦昼俏寡妇的书名叫《棺奴》,是作者往惜所编写的悬疑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随着我的到来,这里尘封的往事,慢慢拉开了序幕……原本平静的村子,变得不再安宁……现在想想,或许有些事情,我原本就不应该多问。阴阳路,无归途,但行善事,莫问前程。夜半鬼哭,阴神泣血,古币悲鸣,诸多异象,...展开

本书标签: 古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棺奴 第十七章 禁忌 免费试读

此刻我的心中剧烈的颤抖,明白了,明白了…

这伤疤也是爷爷给我留下的,只是那时候爷爷对我远远没有现在这般凶狠,连哄带骗的在我胳膊上割出了一道口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那时候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

此时突然想到这个事儿,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站在那里,久久无语,想着自己脑袋上的伤疤,还有爷爷切割自己的胳膊,可能都是因为如此。

爷爷的忌讳很多,总说这个碰不得,那个不能做,而且还跟我说过,有些事情,别人能做,我们却不能做。

这道伤疤是怎么来的呢?我现在也想起来了,那时候我不怎么懂事儿,吃饭的时候将筷子给插在了碗里。

这样就如同上坟烧香一样,在老一辈眼里,这都是天大的忌讳,是非常不吉利的。

不过一般的老顶多是骂一顿,或者打两下,让你下次有记性就是了。

我记得爷爷当时也只是骂了我几句,后来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才将我的胳膊给切了个口子出来。

现在想想,当时爷爷就跟我说过这个所谓的业劫死扣,当时我没有用心记,现在却突然想起来了。

其实再看看我的身上和爷爷的身上,类似被刀子切割过的疤痕还有几道,只是年头太久了,根本就无从追溯。

那时候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当时也没注意自己的身上是不是有那些红色的淤血。

年纪小,也不会在意那个,而且即便是有,也肯定不会如同爷爷一般这么大面积的。

那么,爷爷到底是触碰了怎样的忌讳,让自己全身都是这东西?

阴尸生血又是怎么回事儿?那些血液分明全是在淤血的基础上渗透出来的,或许阴尸生血跟业劫死扣,也有什么关系?

我问了身边的二伯,但是二伯也是摇头,他对这些鬼神之说的认知,也只是局限于听我爷爷简单的提起过,也没有学过。

现在我很后悔以前没有跟爷爷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并不是说我突然对他们的那一套深信不疑了。

而是说,若是多学一点,此时我就能够知道村民们在恐惧什么,爷爷在担心什么,他口中念叨的那些词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到底又是因何而死的?

这些问题全都在困扰我,事情结束了么?我的心中忐忑,我隐约觉得,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的。

在很多问题没有得出结果之前,不会如此轻易地平息,爷爷活着的时候跟我说的那些话,哪些是清醒的,哪些是疯的,我到现在也分不清楚。

说不让我去念书了,真的是出自爷爷本心么?爷爷那时候或许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死亡,所以才会…才会交代我这些事情。

此时我的心中充斥着悲哀,将照片重新放回了抽屉,叹息了一声,泪水又是忍不住流淌下来。

看着身边的二伯,我一阵感激,其实也没想到,在我最为孤独痛苦的时候,竟然是他在我身边。

在爷爷死后,失去亲人的孤独灵魂,仿佛又找到了依靠。

“二伯,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我对着身边的二伯深深鞠了一躬,这是由衷的感激。

当所有人都离开了你,都在排斥你的时候,你突然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那份感激和亲切,是比以往浓重数倍的。

此时爷爷的尸体还在客厅之中,我让二伯帮忙,将家里一直在仓库之中放着的棺材给抬了出来,并且搭了一个简易的灵棚,二伯跟我说:

我觉得,咱们家的丧事,找村里人帮忙操办是不可能了。

这样,我在隔壁的村子有几个朋友,我现在过去找他们,估摸着半夜就能回来。

办丧事这份钱,我估计以你大伯的性格不可能出,这份钱也我来出,先把我爹安葬好了,咱们再说接下来的事情。

其实我能感觉到,爷爷死了,大伯和二伯都没有太多的难过,似乎没有太多的亲情一样,又或者,他们已经将生死全都看透了,觉得无所谓了?

这么多年爷爷一直没有跟我提过家中的关系,我也只知道大伯二伯跟我爹之间有些矛盾,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只是矛盾那么简单。

我从大伯二伯的身上,看不到任何对爷爷的血肉亲情。

一边抬着棺材,我一边问着:

“二伯,刚才你们说的老三的孩子,是谁啊?”

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大事儿,主要是,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而二伯自然早就想到了我会问这个问题,平静的对我说道:

“这个事情,是禁忌,不能告诉你。”

又是禁忌啊…爷爷是这样,什么都没学过的二伯竟然也是这样,到现在就连我都变得疑神疑鬼的了。

只觉得我的任何一个细小的举动,都可能会触犯到什么禁忌,会不会也跟爷爷一样,全身都长满了业劫死扣而死去?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感觉还有些疼痛,但是上面的绷带应该可以拆下来了,爷爷配置的药物,还是比较有用的。

将棺材给支撑了起来,这也是讲究,人死之后,入棺之后是不能接触地面的,不然的话容易走煞。

从入棺到入土为安,这段时间一直都不能碰触地面,我们将灵棚给搭了起来,爷爷死的这么惨,肯定是不可能葬在东山了,西山是个好去处。

棺材安置好,接下来就是将尸体请入棺材了,按照我们这的规矩,这个时候就不能说抬,只能说请了。

谁知我走到客厅的时候,二伯突然说了一声:

“怪了。”

而我看到尸体,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刚才爷爷的尸体明明被衣服和破布包裹着,但是现在,那些东西竟然全都张开了。

就好像尸体剧烈的挣扎过,将衣服给挣脱开了一样,此时鲜血更是将衣服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屋子之中,散发着一股古怪的味道,这是因为什么?爷爷的尸体真的动了不成?

随后我注意到,这尸体的姿势,真的跟刚才有些不一样了…胳膊好像动了,手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姿态,看上去有些扭曲的感觉…

“算了,别看了,赶紧将尸体请进棺材里吧。”

二伯说了一句,我重新找了几件穿过的衣服,重新将尸体包裹起来,请入棺中。

也不知道是我太累了还是真的,我总觉得爷爷的尸体比刚才更加沉重了。

按理说,人死之后,是应该准备寿衣和一些别的东西,体面的将人请入棺材,但是白事儿这东西,原本就应该随机应变,爷爷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如此。

等到折腾完之后,我和二伯都已经全身是汗了,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二伯也没吃饭,就按照原先计划的一样,去别的村子找人去了。

临走的时候还跟我说了一句:

秦昼,你身子虚,一会儿自己弄点吃的,人死不能复生啊。

别把自己累垮了。

听二伯这么说,我只觉得自己心中涌过一阵阵的暖流,目送他远去了。

二伯说的没错,爷爷死的有多惨,村子里的人都是知道的,特别是现在,村中传的沸沸扬扬,说爷爷是被神灵抛弃的人。

一棵破柳树,充其量就是个吉祥物,哪来的神灵?

越是想,我对大伯和村民们的怨气就越深,回到了屋里,等着二伯回来,随便的吃了点东西,就傻傻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应该想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

我很害怕,而害怕也不能掩盖悲伤,越是想着,我就觉得自己的心在抽搐,好像要被撕裂了一般。

转眼之间,就已经黑天了,我坐在床上,渐渐地有些迷糊了,朦胧之中,我好像看到爷爷在我面前狠狠地照着我的脑袋敲了一下:

“蠢货!你以后再也长不高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