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360藏书阁 > 小说库 > 重生 > 王妃难训

更新时间:2019-04-15 18:16:19

王妃难训 已完结

王妃难训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昨夜星辰 分类:重生 主角:段连鸢谢蕴

独家完整版小说《王妃难训》是昨夜星辰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段连鸢谢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同父异母的妹妹陷害,渣男的残忍,孩儿的惨死,让她彻底寒了心,一把大火将她烧的干净。她带着恨意重生,这一世,她不再善良,不再猪油蒙心,誓要将那些虚以为蛇的亲人打入十八层地狱。面对渣男的的再次追求,她默默...展开

本书标签: 百合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王妃难训 第10章 性命堪忧 免费试读

“爹…”少女清脆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唤出口,就已经被眼前的情形所怔住,随即捂脸转身,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鸢姐儿,你不是说有事找你母亲吗?怎么又跑了出来?”紧跟在段连鸢身后的老夫人陈氏,满脸不悦的喝斥她,这个嫡长女原本就不讨喜,以前也与她不太亲近,今儿个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居然会主动来找她,并且…说是有要事。

段连鸢听到陈氏的问话,脸上的表情更加的不自然了,羞恼的跺了跺脚,支支唔唔道:“祖母…没,没什么…”

她面容古怪,语气也不自然,立即让陈氏心中生疑。

没等她再质问下去,从屋子里头便传来段云华的一声大喝:“一点规矩也没有,成何体统!”

这声音除了恼怒,还带着几分急喘,使得陈氏更加疑惑了。

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分好奇也迫使陈氏朝着里屋走去,秦妈妈在一旁扶着她,劝也不是,顺也不是,好一阵尴尬。

而就在陈氏转身之际,段连鸢放开了捂住小脸的手,脸上的红晕退去,嘴角竟露出了淡淡的嘲讽的冷笑。

今天乔氏照顾她的时候,她就闻到了她身上不同寻常的香味,猜想着段云华定会为了今天在夏候府发生的事而责怪她。

而乔氏该怎么为自己解围呢?

自然是…利用她的美色了。

能在层出不穷的高门大户中,盛宠不衰,乔氏有的不单止是美色,手段和偏方自然也很重要。

而她身上擦的那种香气,如若没有猜错的话,就该是乔氏用来对付段云华的手段了。

很快,身后就传来陈氏愤怒的低斥声:“你们还有羞耻心吗?”

乔淑惠一看来人竟是老夫人,原先的恼怒立即退去,双眼里含满了委屈的泪水,赶紧躲到一边将自己的衣裳整理好,乖顺的上前认错:“老夫人,妾身错了!”

她很懂得审时力度,知道在什么时候该为自己据理以争,又该在什么时候该伏低做小。

原本就是夫妻,关起门来虽说是有失体统,但也不至于犯了大错。

段云华此时的脸色也白了又白,马上收起刚才喝斥段连鸢时的怒气,放低了姿态说道:“母亲,您来找淑惠有何事?”

这里是乔淑惠的院子,陈氏自然是来找她的。

这句话也成功的转移了老夫人的注意力,使得她想起了来此的目的,回过头去,看了一眼仍旧杵在门口不肯进来的段连鸢,没好气道:“还不快快过来,说说你到底让我过来做什么!”

听了老夫人的话,乔淑惠不悦的瞪了段连鸢一眼,而后又立即垂下眼睑,心里却已经在思量,这小贱蹄子今儿个过来做什么?难不成特意让老夫人过来看这场笑话的么?

想到这里,她又瞪了一眼随后进来的几名二等下人,按理说,赵妈妈和红罗知道段云华在此,定不会离开半步,而段连鸢和老夫人又是怎么不惊动旁人进来的?

段连鸢抿了抿唇,露出了几分为难,抬起头来怯怯的看了一眼乔淑惠,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段云华原本就不喜她,今天又刚好坏了他的兴致,并且还出了丑,因此,见她这副模样,更是心气难平,袖子一拂,冷喝道:“你今天闹得还不够吗?回府了也不给人安宁!”

这话说的,就好像今天这场祸是她段连鸢闯的一般。

放在任何一个女孩的身上,只怕都得委屈,可段连鸢的心里却毫无知觉!对一个人没有期待了,就不会被他伤害。

归来的那一刻,她早已不将这里的人当作是自己的亲人了,因此,她一点儿也不难过。

尽管心里冷漠得很,但段连鸢表面上却露出了此许委屈之色,而后从腰间掏出一方手帕递到段云华的面前:“爹,这是母亲今日落在我屋子里的东西,闻过之后,我只觉得心口发热,这味道…好奇怪!”

越说到后面,她的语气就越是古怪。

乔淑惠原本低着头,听了段连鸢的话之后,猛的抬起头来看着她,一张脸褪去了色彩,显得苍白无力,摸了一把腰间,果然,随身的帕子不见了,她一咬牙,气恼自己大意的同时,却又搞不懂段连鸢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她的帕子上确实染了东西,只不过,那东西可是她差人从西域弄回来的,正常人闻到此香,确实如同段连鸢说的那般,会觉得心口发热…

想到这里,乔淑惠打从心底里发出一声冷哼,但凭一个症状就想定她的罪?想都别想,这味催情香,可是连大齐的名医都查不出来,她就不相信今天段连鸢能查出什么来。

心中有了定数,乔淑惠的脸上便挂起了平日里温和的笑容,上前一步,笑道:“我还当这帕子去了哪里,原来在鸢姐儿那里!”

段连鸢并不接话,望着乔淑惠的目光却是捉摸不透,似笑非笑,似嘲非嘲。

陈氏便以为不过是因为一方手帕的小事,遂瞪了段连鸢一眼,没好气道:“不过是一方帕子,差个丫头送过来也成”教训完这句,似乎还不解气,嘴里喃喃道:“真是扶不上台面…”

在陈氏眼里,段连鸢比不上被乔氏精心教导长大的段楚瑶,不仅如此,他连三小姐段碧岑和四小姐段瑾瑜,在老夫人眼中也是比不上的。

是啊,这府里的孩子除了她,都有娘亲教导疼爱,才情方面,自然是出众的。

就连她的一母胞弟,也早早被乔淑惠收到自己的名下,但却是一味的宠爱。

也难怪陈氏会这样说她。

想到这里,段连鸢的嘴角竟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丝毫没有因为老夫人的羞辱而无地自容,上前一步,将帕子再往前凑了凑,使得段云华能清晰的闻到上头的香味,竟是和乔淑惠平日里点在屋子里的熏香味道一模一样。

“爹,闻了这个味道,您是不是也觉得心口发热,呼吸急促呢?”淡淡的话语自段连鸢的嘴里吐出来,如同在谈论今天的天气多么的晴朗一样普通。

便是这样的语气,让段云华有些不适,他看了一眼段连鸢,眉头拧得发紧:“确实有一点,但我今日心情不快,或许…”他自然不会承受他与乔淑惠之间的,是靠着这抹香气而增加情调的。

乔淑惠的小手段,他又岂会不知?

“爹,您的性命堪忧!”叹了一口气,段连鸢婉惜的摇了摇头。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